500書堂網 > 歷史軍事小說 > 大明新命記 > 第二六二章 讓賢

第二六二章 讓賢

    張若麒突然把話說到了這里,在座的人,站著的人,很快都把目光轉移到了祖大壽的身上。

    朝廷財賦艱難,糧餉有限,但是遼東不論在什么時候,都仍舊處在優先供應的地位。

    九邊重鎮里的任何一鎮,也沒有遼東鎮這樣的地位,專門開辟一項遼餉來解決它一鎮的糧餉問題。

    可是遼餉征收了那么多年,山海關外的遼東軍,卻只是固守城池,坐等著滿韃子大軍來攻,從來沒有主動過了大凌河,往滿韃子那邊發動進攻。

    這個事情,別人不敢提,也不敢問,但是有點愣頭青的兵部職方司主事張若麒,卻是當著祖大壽本人的面兒,把這個問題揭了開來。

    此時的楊振,其實心里也很想知道,總鎮遼東多年卻毫無寸進的祖大壽對于這個問題究竟會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兩世為人的他,也實在是弄不明白,在鎮守遼東特別是坐鎮錦州城的這些年里,祖大壽究竟干了些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若說他與黃臺吉那邊達成了默契,他不過大凌河往北,滿奴也不過大凌河往南,那么距離錦州城不算太遠的義州城,可是在大凌河的南岸呢,義州城位置那么重要,為什么祖大壽就不去派人駐守呢?

    這一點,的確叫兩世為人的楊振百思不得其解,你要降滿清,你就大大方方舉城降了得了。

    到時候,大明朝棄守遼左,直接退回山海關去,也免得叫崇禎皇帝再千辛萬苦去籌措遼餉,弄得天下大亂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祖大壽卻偏不,一方面既不肯痛痛快快地投降滿清,另一方面卻又占著茅坑不拉屎,在其位不謀其政,不肯為大明朝效死力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不磊落,不爽利的做法,叫楊振的心里對他非常鄙夷。

    此刻,楊振站在方一藻的身后,仔細打量著須發花白的祖大壽,良久之后,就見祖大壽先是嘆了口氣,然后張口說道:

    “關外敵強我弱,滿奴兵強馬壯,敵隔大凌河不來攻我,于我遼東數城官軍而言,已是萬幸,我又哪有余力過河攻敵呢?!朝廷諸公若是催促,本鎮也只能徒喚奈何奈何了!”

    聽見祖大壽如此回答,張若麒一下子愣在了當場,他完全沒有料到祖大壽會答復給他這么一句毫無志氣抱負的話,一時啞口無言,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坐在張若麒一邊的司禮監太監楊朝進,這個時候突然拱手沖天,開口說道:“圣天子為平遼東憂心如焚,年輸遼東糧餉兩百萬,難道就換來大帥一句奈何奈何么?!”

    楊朝進此時臉色陰沉如水,這番話簡直是咬牙切齒一般說出來的,說完話,陰冷的目光死盯著祖大壽,等他繼續回答。

    室內原本和煦的氣氛,也剎那間煙消云散了,整個總兵府的二堂東廳里,一下子如同冰窖一樣陰冷。

    只是祖大壽聽了楊朝進的質問,并不說話,而其他人也都不敢說話,就這樣,大家你瞪著我,我瞪著你,一時間沉默了下來。

    又是良久過后,楊振想著沉默終究不是事兒,想要出面打個圓場,卻突然看見祖大壽從座椅上站了起來,緊接著一躬身,將自己的紅纓兜鏊鳳翅盔往前一遞,說道:

    “當朝諸公若相催,本鎮情愿解甲歸田以讓賢,請欽差回稟天子,另請高明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哼!”

    祖大壽突如其來的這番作為,直令楊朝進一時氣結,然而他的心里雖然怒火萬丈,卻又不敢發作出來。

    別看崇禎皇帝不敢拿眼前的祖大壽怎么樣,可是對于太監和文官來說,那是動輒就要殺人的。

    自己憂國憂君不要緊,可要是真惹惱了眼前這個祖大帥,那么將來自己回到京師,可不是祖大壽倒霉,而是他楊朝進倒霉了。

    楊朝進雖然氣不打一處來,可是想來想去,還是收回了指著祖大壽的手指,也硬是咽下了馬上就要脫口而出的臟話,只哼了一聲了事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一直沒說話的遼東巡撫方一藻站了起來,上前幾步,從祖大壽的手里接過了那頂鐵盔,說道:

    “何至于此!何至于此!大帥遼東柱石,國家干城,豈可輕言什么解甲讓賢之類的話呢?!這不是讓親者痛仇者快嘛?!請大帥快快收回此話!”

    遼東巡撫方一藻畢竟來了遼東幾個月了,對祖大壽的認識,對遼東鎮各部人馬的認識,已經比較深入了。

    他已經知道,就遼東眼下的局面,就算是祖大壽真的愿意解甲歸田,真心實意地退位讓賢,也不可能有別的將領能夠掌控住遼東軍的各路人馬了。

    方一藻的心里,甚至恨不
爱玩捕鱼大圣归来红包